企鹅团子

主线三



       审神者红茶回到了自己的本丸。她摘下了脸上的符纸。底下的眉毛一皱成了一团。本丸的结界有明显被突破的痕迹。这么说,那个麻烦家伙又来了。她绕开了本丸的正殿。直接走进了审神者的天守阁。一个戴着金色耳环染了一头紫发的女人。像具尸体一样瘫在沙发上。“喂,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喂吧。为什么不好好的叫人家名字呢,红茶学姐。”你名字起得那么二,我怎么叫你。”“土豪。很不错的名字呀,我很喜欢。还有个性不是吗。红茶学姐~”这个女人和她的名字一样,一股满满的爆发户气息。“话说红茶学姐,新来的一批审神者怎么样?有值得注意的吗?”“那个从日本来的巫女不错。”“那个留学生是吗?没想到巫女也会出国留学,听说她母亲也是审神者。时之政府还真是什么人都要了。那么那个入职中国审神者的女儿呢?这就是那个把名字起的像把刀一样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她怎么样?”紫发女人很激动地说了一大撺话。“她啊,”红茶皱皱眉,“她也就是个普通人。灵力不多。也不像会控制的样子。可能连个结界都不会建。”“不会的吧?这种废柴居然审神者的女儿吗?是捡的吧,哈哈哈………”女人发出一呱噪又刺耳的笑声,红茶觉得自己耳朵都要聋了。“别哈哈哈哈,做你自己的事去。”“别赶人家走啦,红茶学姐。人家那个本丸的来着。你这里地理位置这么好。还有零食吃。”紫发的女人说着又拿起了一串团子。”“但是你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任何零食!”“哎呀,让小豆再给你做不就好了吗!别这么凶嘛,红茶学姐。你这样哪里像十七岁的女孩子了。”“行行行我老妈子行了吧,别什么凶不凶的。善意的提醒你一句。如果你再在本丸里做什么不合规的事情。要是被劝退了,或者被灭口了。我可不会管你。”“别说的这么恐怖啦,学姐我干的什么事了。”“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本丸里的日光一文字是哪里来的!”“我不过是试了一下,没控制好把他召唤出来了而已。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知道有多大的影响啦……”眼看着红茶要发火,一头紫发的女人赶紧从窗口跳了出去。红茶看着背影消失。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和这种人一队真的没有问题吗?


        紫发女人回到了自己本丸直接跑进了天守阁。打开通讯装置:“喂,茶茶。最近还好吗?宁宁还好吗?”“很烦啊你!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闲啊!”“那倒是。毕竟我已经把所有的刀都集齐了,估计没事干了。”“是吗,那你就睡你的大头觉去吧!”“等等,茶茶!红茶姐刚才去接新来的一批审神者了。里面有一个巫女。她说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呢?”“难道你觉得她会跟我们一起造反?”“谁知道呢?我们也不过是在我们自己的道路上努力,不是吗?”“确实啊,”名为茶茶的女审神者摇摇头,“在用命努力啊。”


       而此时两个空荡荡的本丸外曲谭一脸蒙逼的看着那个同来的审神者将手贴在门上不知道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把手拿下来。转头看了一眼曲谭:“那个,你不动手吗?”“什么东西?拆房子吗?”“不是不是,造个结界。”“结界?干嘛?”“为了防止时间溯行军进来啊。”“那是什么能吃吗?”“这个问题你可以问你的狐之助。简单点说就是不可以跑进来的东西。”“额,可是我不会造啊。”“你不会用灵力吗?”“灵力是什么可以吃吗?”“为什么一直想着吃啊!来把手给我。”“哈?”“又不是拍少女小说,你缩什么手啊!”女孩毫不客气地抓住了曲谭的手腕。“你为什么抓我的手啊。”“别乱动了,我又不想剁你的手!”“我怎么觉得你就是要剁我的手啊!!”女孩将曲谭的手掌摁到门上。曲谭吓得浑身一抖隐约感觉手掌之间冒出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将他的手掌和门隔开了。细看有极浅的金色光芒笼罩了本丸的外墙。


        “好了,进去吧。”伊瓷说完就走了,曲谭推开大门,里面空无一人。

主线二

         终于可以讲一点设定了,虽然没有人看啊。不过没关系,自娱自乐就好。要是能有小红心就好了呢。(bu ni 

       那么下,往下


        十分稀有的男审神者,楼臻。终于体会到了稀有动物的痛苦。他好无聊啊。对面那两个在吃桂花糕两个的女审神者聊的很开心的样子。还有一个婶婶就是个男孩子可爱的可爱的男孩子。他真的快要生锈了,真的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


刚才那个银发小哥给的文件。他完全看不懂而且对面的妹纸沉迷桂花糕魅力无法自拔不理他。


       一个小时之后,脸上贴纸的女人领着曲谭进了会议室。女人坐下就开口:“我是今年春天录取的第一批的试职审神者之一,红茶。相信大家都拿到了文件。这里我来说明一下:时斋政府的目的呀,本丸啊,刀剑男士啊,那些复杂的都交给各自的狐之助来讲。我只告诉大家一件事情,试职审神者。是由时之政府建立的,着力于培养审神者的机制。所以我建议大家像遵守校规那样遵守文件里第二页的规则。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我相信你们都有很多问题狐之助会回答你们的问题。”你还问个毛,男审神者。楼臻内心吐槽。


        女人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请各位确认自己的化名和发给你们的文件上的登记的本丸信息、地址。然后选择自己的初始刀。坐在楼臻对面的那两个女生完全不带犹豫的选择了第二页的山姥切国广。楼臻犹豫了一下也选择了山姥切国广。曲谭细细的翻了五个人的信息。犹豫了一下。也选了山姥切国广。


          女人看到了他们的选择。淡笑了一声,“居然都选择山姥切国广吗?这是令人意外。”之前吃桂花糕的两个女孩的一个似乎透过脸上的纸瞪了她一眼。“好吧,不说这些无聊的话题。现在请你们跟着我。去测试你们的灵力。”说完她推开门出去,两个吃桂花糕的女孩立刻跟着出去。曲谭和楼臻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众人乘电梯下楼到了一个类似试验室的楼层。曲谭根据指示躺在一张诊疗床上。几个工作人员正在隔壁的房间里做什么检查。过了一会儿,她被叫进去。工作人员给他一份报告。上面写了一些。类似游戏属性的分类还有一些数据。她并没有认真看直接翻到最底部看到了总数值220。


        曲谭拿着报告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女人就是凑了过来:“220?看来这一批的质量不怎么佯嘛。”质量?曲谭刚想问这什么意思。女人突然暴躁起来,“很好,你已经最后一个了。其他的审神者。已经走了。”


       曲谭闭上嘴。跟着女人乖乖的走出实验室。“别跟着我了,快去本丸!”“我怎么去?”“什么!文件上写的明明白白你都不知道?曲谭刚要怼回去就听见“那么我们一起走好了。”曲谭向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脸上贴着符纸的女孩站在那里。““好了。”女人说:“你们两个快去本丸!别拖拖拉拉的了!”


       “你是?”“伊瓷烟雨。叫伊瓷就好。”

主线第一章











       审神者曲谭在接到时之政府的第一通电话的时候。完全当成了诈骗电话。审神者?是什么?能吃吗?灵力?听着很好玩的样子啊,不过你以为会信你吗,哈哈哈。在听完电话那头那个尖细女声之后。曲谭立刻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的中午。曲谭在和闺蜜撸猫的时候。闲得慌和闺蜜讲了这件事情。闺蜜接着捏猫的后颈说:“我觉得他们会再来找你的。”“怎么会有诈骗电话而已。”


         呵呵FLAG,为什么我家里有一个脸上贴纸神经病和一只狐狸。还有为什么老妈你笑得那么开心。女人走过来:“小姐,我们已经和您的母亲讨论过了。恭喜您成为试职婶婶者。”什么鬼啊!要不报警吧!我//操,我手机啊啊啊啊!“对不起您的手机在这里请您耐心地听我们说完。”脸上贴纸女人继续说:“首先本丸和现世是处于不同的时空。在本丸的活动不会影响你在现实的时间。”我///que这么高科技曲谭内心吐槽。“其次,您十八岁以后,可以申请成为正式的审神者。就不用担心就职问题。“妈妈都这么说了,你就接受你就接受吧。”


        脸上贴纸的女人拿出一个圆圆的类似怀表的东西给曲谭。“这是一个传送装置。以后你将通过这个穿梭于现世,本丸和时之政府之间。现在请跟我们去时之政府确认您的合同和信息。”曲谭皱着眉乖乖地把指针指到了时之政府这一位置上。传送器立刻冒出了金黄色的光。曲谭忍不住闭上眼睛。再睁眼时她来到一个类似休息室的房间里。又过了一小会儿,脸上贴纸的女人和一个银发的少年走了进来。银发的少年,将一份表格和一打什么东西放在她的面前。女人在再次开口:“请确认您的合同和信息表。并且你加快速度,其余的和你同一批的试职审神者已经在等您。”

元宵节篇





        审神者曲谭几乎绝望地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干净整洁的料理台。“糯米粉、红豆、糖。大将,材料齐了。”“好的,药研,去休息吧。”曲谭面无表情的冲药研点点头。


厨房里只剩了曲谭一人。作为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两耳只听教科书的天朝好学生,曲谭表示:着T M真的能变成元宵吗?!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这时恐怖的事发生了,乱藤四郎,手里拿着一罐黑黑东西和一罐白白的东西,跑进了厨房睁大他漂亮的蓝色眼睛问到:“主公还没有开始做吗?”


       曲谭顿时感觉大事不好,“乱是哪来的东西呀?”隔壁本丸的一期尼给我们的。说是隔壁隔壁的主公的母亲送来的礼物。好像是猪油和黑芝麻,听说这个能做出黑洋酥的汤圆陷。”


       呵呵,隔壁婶婶又是隔壁婶婶是那个隔壁婶婶。那个天天做饭的隔壁婶婶。


        “还有主公。”乱说。“隔壁的婶婶请我们过去一起包汤圆。


         算你有点良心居然还知道请我们吃汤圆,呵呵呵……


           “所以说他突然又说主公还没开始做汤圆,是因为不会做吗?”


          “额,那个那个。”就在这时的药研小天使上线了。:“大将,隔壁本丸的大将说,如果我们再不过去,他们就要开始包了。”


          “不吃白不吃,去!”


       






        伊瓷烟雨把刚刚炒熟的芝麻倒在砧板上用菜刀细细地剁碎然后把芝麻倒进了刚刚软化的猪板油中。心情复杂地望了一眼正对面的一期默默地少放了半包糖进去。用木勺搅拌均匀。待馅料渐渐开始凝固。 


        伊瓷烟雨将馅料舀进一只大而浅的盆中。虽然答应了隔壁的乱藤四郎做黑洋酥馅的汤圆,但实际上伊瓷烟雨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黑芝麻汤圆了。   


        趁着芝麻馅冷却的空档伊瓷烟雨走出厨房去院子里看汤圆皮的状况。鲶尾和骨喰很细心的将糯米团擀成了小小的薄片。鸣狐边上,小心的让皮子不要粘在一起。新选组的各位正将刚煮出来的红豆沙。放在漏斗里细细的过滤。回道厨房黑洋酥馅已经变成了赋有黏性的颗粒状。伊瓷烟雨带上手套用力地揉搓馅料让其更具粘性也使三者之间的味道相互渗透。                   


       “一期,可以去隔壁本丸请他们了。”那荼蘼小姐那边呢?一会儿我打电话请他们吧。他们在别的区。过来很麻烦。”那你的母上大人呢?母亲说,今天晚上在自己的本丸过不来了。”


       伊瓷烟雨跑出本丸。偷偷的给荼蘼打电话。荼蘼说要晚一点过来。“那我和曲谭先包汤圆了。一会儿见。”


       伊瓷烟雨回到本丸里的时候。长谷部和蜻蛉切已经将厨房里的黑洋酥馅搬到了本文的大厅里。大厅的长桌旁也放了很多的椅子。在平常老人走喝茶的廊下也摆了小桌子放了一些糯米皮,红豆馅儿和芝麻馅儿。




        元宵节晚上五点。差十分。曲谭拎着本丸的十几口刀。偷偷翻墙到了隔壁的本丸。



小剧场


一期:吃那么糖弟弟们会牙疼的

(^_^)

伊瓷:我不放就是了……

  (((o(*゚▽゚*)o)))

前一秒还被亲妈调侃黑又咸 然后立刻捞到了哥哥切。
亲妈:没事,反正捞不到小幸运。
(第二天中午小幸运来了)
亲妈:没事,你没小龙谦信弟弟丸。
我:但我有小豆般喵茶碗还有你最想要的鹤球~
亲妈:等你有了三明大包平再来找老娘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注:这是我真的妈 、亲、生、的。
 

论有个欧皇亲妈是什么感受

第39发出小豆,近侍飘花被被,all820,坐等小龙和谦信。

幸福来的太突然
get一只2万5小判的般若
咪酱终于有后辈了

七月半贺文(其实没关系) 《诺斯的日记摘要》

七月半贺文(其实没关系)
《诺斯的日记摘要》
这是设定诺斯出生于1920年
极度沒营养请确定忍耐力高于常人
极短只够看一分钟
初次写文求轻骂








1。早上叫我起床的是威廉,我问他帕蒂去哪儿了,他说帕蒂走了,不会回来了。然后我大呼小叫去找斯科蒂,他说帕蒂只是回爱/尔/兰了。我问亚瑟的时候他有点惊慌又有点迷茫的说他们离婚了,哦不,是联合破裂在亚瑟挨了威廉足以打碎桌子的一拳和从斯科特方向飞来的空酒瓶改口道。不过,亚瑟的婚戎少了一只 ,所以我想他们还是离婚了吧。
2。晚上我躲在门后面听他们吵架他们好像在说什么战争还提到我了,最后威廉果断把他俩扔出门叫来加/迪/夫把我带去加/迪/夫,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说不希望他们回来的时候发现我成了一垞肉酱。